126 杜甫七律《滟滪》读记

时间:2021-10-1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杜甫七律《滟滪》读记

(小河西)

滟滪

滟滪既没孤根深,西来水多愁太阴。

江天漠漠鸟双去,风雨时时龙一吟。

舟人渔子歌回首,估客胡商泪满襟。

寄语舟航恶年少,休翻盐井掷黄金。

此诗作于唐代宗大历二年(767)夏。时杜甫56岁,客居夔州。

“滟滪”指滟滪堆,原在瞿塘峡口。《水经注》(南北朝-郦道元):“白帝城西有孤石,冬出水二十余丈,夏即没,秋时方出。谚云:滟滪大如象,瞿塘不可上,滟滪大如马,瞿塘不可下。盖舟人以此为水候也。”1959年,为通航安全,已将其炸毁。

首联:滟滪既没孤根深,西来水多愁太阴。

滟滪既没:指滟滪堆已被水淹没。孤根深:孤根深植水下。

太阴:阴阳五行家以为北方属水,主冬,太阴为北方,亦指冬季或水。这里指水。

大意:西边来水太多,把滟滪堆顶都淹没了,让人揪心。

颔联:江天漠漠鸟双去,风雨时时龙一吟。

江天:江面上的广阔空际。

漠漠:迷蒙的样子。《九思-疾世》(汉-王逸):“时昢昢(pò)兮旦旦,尘漠漠兮未晞。”(昢昢:日月初出的样子。尘:这里指雾。晞:消散。)《积雨辋川庄作》(唐-王维):“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唐-杜甫):“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

时时:每时每刻。《史记-袁盎晁错列传》:“袁盎虽家居,景帝时时使人问筹策。”《题刘处士居》(唐-李咸用):“溪鸟时时窥户牖,山云往往宿庭除。”

龙吟:指龙发出声音。形容风狂雨骤,巨浪滔天,如龙吼一般。《归田赋》(汉-张衡):“尔乃龙吟方泽,虎啸山丘。”

大意:江面上空一派迷蒙,水鸟已双双飞走,风狂雨骤仿佛阵阵龙吟。(应是眼见实景。言滩险,舟难行,人不能往。杜甫在夔州一直在思考如何出峡,这路也实在太险。)

颈联:舟人渔子歌回首,估客胡商泪满襟。

舟人渔子:行舟之人和渔民。

歌:棹歌。行船时所唱之歌。《秋风辞》(汉武帝):“箫鼓鸣兮发棹歌,欢乐极兮哀情多。”《越女词》(唐-李白):“耶溪采莲女,见客棹歌回。”《张宰湖山堂》(宋-释元肇):“明日棹歌回首处,苇花蘋叶冷凄凄。”歌回首:指唱着回头的棹歌。

估客:指行商。胡商:来自异域的商人。《别诗》(南北朝-萧绎):“莫复临地不寄人,谩道江中无估客。”《世说新语-文学》(南朝宋-刘义庆):“闻江渚间估客船上有咏诗声。”《晚次鄂州》(唐-卢纶):“估客昼眠知浪静,舟人夜语觉潮生。”

大意:熟习水性的行舟之人和渔人都唱起回头的棹歌。而江上的估客和胡商却不禁泪满衣襟(即担心商机贻误又担心覆舟)。(句中自对。)

尾联:寄语舟航恶年少,休翻盐井掷黄金。

恶年少:恶少。《史记-大宛列传》:“发属国六千骑,及郡国恶少年数万人,以往伐宛。”唐代经史学家颜师古在《汉书》注中说:“恶少年谓无赖子弟也。”据记载安史之乱后,国家陷入动荡,恶少年们也乘势而起,大肆作乱。恶少年们抢劫、偷盗、勒索、聚赌等…,恶行层出不穷。长江、运河沿岸有不少专门攻劫江上行商的“舟航恶少年”。在夔州附近峡江一带还有专门攻击盐商的舟航恶少年。杜牧在《上李太尉论江贼书》中称之为“劫江贼”。《驱竖子摘苍耳》(唐-杜甫):“寄语恶少年,黄金且休掷。”

盐井:属夔州的云安县,唐时有盐井数百口。翻盐井:抢劫盐井。此处应指抢劫江上盐商船只。

大意:寄语这些江上强盗,不要抢劫江上盐商。那只会使装满盐的船只翻入江中白掷“黄金”。

此诗应是即景有感而发。首联说江上水大,让人揪心。颔联说不仅水大还有狂风暴雨。颈联说内行的“舟人渔子”都回头了,江上的盐商都犯了愁。前三联说的都是太危险。最后突然转向“舟航恶少年”,警告他们千万不要“趁水打劫”,那只会白白使商船葬身水中。这首诗中说的“孤根深”、“水多”以及狂风暴雨等等,都是在说行船的风险。这本身已经让人“愁太阴”、“泪满襟”了。还要担心这些社会恶势力的趁火打劫。从大处而言,似乎在说国家本就内忧外患,恶势力还要乱上加乱。从小处说,杜甫回故乡的路本就不平坦,还要担心这些“恶年少”。(这也是一首拗体七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