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他,更多中国孩子进入世界名校

时间:2021-11-1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有人问我,为什么请这么多常春藤教授来中国?我告诉他们,我希望我教的学生能和世界顶级的老师对话。以前我们没有这个机会,但是我希望我的学生有。——黄中阳

本文首发于《留学》2021年第5期(总第168期)

记者 | 汝元昕

编辑 | 刘薇禛平

Special A特优生由黄中阳创办于2014年1月,其业务雏形起始于2012年。9年来,黄中阳与他率领的团队先后邀请美国40多个专业120多位名校教授来到中国授课,培养出近3000名毕业生,其中许多学生成功申请了斯坦福大学、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布朗大学、芝加哥大学、康奈尔大学、达特茅斯学院、西北大学、杜克大学、纽约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等世界知名学府。

凭借卓越的成绩,Special A特优生在留学圈内打响了名声,擦亮了品牌,黄中阳也被业内伙伴和媒体赋予了“留学老司机”的称号。近年来,随着时代发展和行业变革,加之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留学行业经历了大洗牌,形成了新格局。值此之际,黄中阳更愿意将自己定位为“留学新司机”。“现在,我就像上了一辆新车,车的性能和状态更好,开车时看到的东西也不一样。我获得了创业的‘再认知’。”

留学路上新风景、新气象如何?黄中阳向《留学》记者分享了他的心得与见解。

01.聚合全球优质资源深度适配中国学生近年来,随着“留学热”兴起,留学机构与产品大量涌现。面临五花八门、纷繁复杂的留学产品,如何选出最适合自己的那一款,是每一个预留学家庭关注的问题。而如何拿出看家绝技、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则是每一个留学机构都必须思考和探索的问题。

在9年的探索之路中,Special A特优生在黄中阳的带领下,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开辟了独特的道路。在留学申请、背景提升、暑期学校三大业务版块的框架下,公司正在乘风劈浪、稳步发展。

能够聚合全球优质教育资源,是Special A具备的一大优势。自创业以来,黄中阳一直致力于在中国留学生和美国常春藤盟校之间搭建桥梁。多年来,他与团队拜访了包括藤校在内的大量美国高校,与众多教授与招生官建立联系与交流,就中国学生留学申请问题展开深入探讨,并达成了教学合作的共识。目前,包括藤校教授在内的海外名师,成为Special A师资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

据黄中阳介绍,Special A在资源适配方面,省去了所谓的“中间商”,直接与欧美优质资源相适配。“有的家长会说,大学教授能带高中生吗?当然可以。前提是适配到非常好的教授。我这些年接触到了很多学术能力非常好,也特别喜欢教学生的教授。我们的状态是一样的,我们和孩子们在一起,会特别快乐,特别享受。”

本土化融合,是Special A产品的又一亮点。黄中阳向《留学》记者表示,尽管目前市面上的留学产品数量众多,但大多数存在“拿来主义”的弊端。“比如说,大家将海外的某种模式搬回国内,会新鲜一阵子。但最终会发现,生搬硬套引起了‘水土不服’的集体反应。就像在同一台计算机上更换不同的主板,最终的运行效率是完全不同的。”

Special A致力于研发更适合中国孩子的教育产品。历经9年,黄中阳的团队与海外学校、教授进行沟通与合作,在不断的打磨中让产品更加吻合中国孩子的成长道路,让他们能够更好地消化。

与学生的深度适配,也是黄中阳团队关注的焦点。黄中阳指出,在过去,大多数人进行留学申请,只是做一些泛泛的准备,“撞运气”的成分比较多;而在如今,浅层次的服务已经不能满足学生的需求。“现在,并不是学生带着成绩、活动经历来找我们,我们再去为他们做文书申请,而是我们手把手地指导、引领他们,发掘他们的深层次潜质与能力。针对学生的个人特质,用研发出来的产品去适配他们,最终帮助他们实现硬实力、软实力、个人综合能力的提升。”

“总的来说,特优生聚合了全球优质教育资源,为中国的学生家长提供服务,让他们得以享受良好的教育资源和体验,最终有机会申请到世界名校。”黄中阳总结道。02.为什么他们能进入斯坦福?“特优生”这一名称、藤校名师的光环、亮眼的申请成绩,常会给人带来一种印象:Special A面对的招生群体是很优秀的尖子生。实际上,黄中阳表示,这是外界长期以来的误解。他向《留学》记者解释,“A”指的是成绩,“Special A”的寓意是希望学生都能取得自己满意的不错的成绩。“特优生的绝大多数学生成绩都在中等和中上等。我们希望通过努力帮助他们达到更高的层次。”Special A挑选生源主要看两方面:基础能力和“求生欲望”。据黄中阳介绍,基础能力指的是学生的语言能力、沟通能力、辩证思维等各方面素质;“求生欲望”指的是学生主动去学习的欲望,这一点尤为重要。“我们不希望学生完全被动地由老师‘拿着鞭子抽着走’。哪怕他们有一点点的求生欲,我们就很满意了。我们会在过程中为他们引导方向、培养兴趣,帮助他们找到更好的自己。”在这份工作中,黄中阳手把手地培养出了一批优秀的学生、帮助他们圆了名校梦。作为公司的创始人和领导者,黄中阳始终坚守在留学工作的一线。他强调,不论公司发展到什么阶段,他都不会离开一线工作。采访中,他向《留学》记者分享了两个令他印象深刻的学生案例。黄中阳与PBIC工作人员合影17岁的女孩Jeanne是黄中阳的一位得意门生,她从2017年起跟随黄中阳学习,2020年斩获了斯坦福大学的offer,成为了令人羡慕的“别人家的孩子”。回忆起带领着Jeanne学习的四年时光,黄中阳感慨万千。在Jeanne刚认识黄中阳的时候,她还是个略带羞涩的小女孩,成绩只处于中等偏上一点。圆梦斯坦福的道路,是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努力拼成的,而在这期间,黄中阳始终陪伴着她。Jeanne拥有击剑的特长,在国内一直练习重剑。升入美高后,她的这一兴趣受到了阻碍:美国击剑以佩剑为主流,改练佩剑需要耗费大量时间,会对学习带来影响。在她无法决定是否要放弃这一爱好时,黄中阳提出了中肯的建议:减少训练时间,但不要完全停止。黄中阳告诉《留学》记者,从孩子的兴趣点出发,是Special A的一个核心理念。“我们为学生提供建议,底层逻辑就是以兴趣为先。不应该放弃自己的兴趣。一个人如果没有自己的兴趣,那么他就无法做成任何事。最终的结果证明了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Jeanne之所以选择斯坦福,并不是追求所谓的名校光环,而是出于真正的兴趣和热爱,希望为人生发展找到适合的平台。实际上,这段追逐之路并非一帆风顺。黄中阳带领Jeanne做过一个AI人工智能相关的实验项目,持续了18个月的时间,过程充满了困难,Jeanne经历了几次心态的崩溃。遭遇挫折后,她非常沮丧。黄中阳提醒她:“首先要明白,作为学生,做这个实验并不是非要取得什么研究成果,而是为了享受过程,从中收获成长。”在黄中阳的引导下,Jeanne及时调整了心态。最终,实验取得了成功,研究成果刊登在了AI人工智能领域的知名刊物上。黄中阳说道,“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了她的逆商的提高,感受到了她的成长和变化。我相信,斯坦福大学的招生官看到了她坚韧的品质,肯定了她的真实成果。”2017年青少年公益创新挑战赛17岁的Yuchen同样拥有令人羡慕的经历。2019年3月起,他开始在黄中阳的指导下学习与申请。2020年底,他收到了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在自己的文章中,Yuchen写道,“老黄就是我资历丰富的老师(我当哥们对待),他当时给我推荐了很多商科很棒的学校。”“我要感谢黄老师,我亲爱的升学指导,他在关键时刻适当地引领我(而非直接帮助我),只在我们实在解决不了的问题上帮我们寻找方案。现在回顾,这样的方式其实对我的帮助更大,而且很磨炼人,让我变得更独立更强大更懂得思考。”学生的成绩和反馈,是对Special A最好的肯定,也是对黄中阳最大的鼓舞。在未来,他还将继续努力,送更多中国孩子走入世界名校。03.留学改变人生“云留学”不必焦虑如今的黄中阳,是一位留学路上的“摆渡人”,孜孜不倦地将更多孩子送到梦想的彼岸。而20年前,他也曾是一名渡过大洋、负笈远行的学子。之所以坚守这份事业,是因为他深知留学的宝贵价值,并希望将这份价值传递下去。曾经的黄中阳,是一名经历了高考失利的“落榜生”,留学给了他开启另一条人生道路的机会。他考到了托福650分的高分(换算为如今的114分),踏上了日本留学的道路。毕业后,他收到了包括东芝、奔驰、花旗银行等10余个知名企业的48份offer。回忆那时的经历,黄中阳表示,“留学这件事,带给我的改变太大了。如果没有留学,我不会有今天的一切。”谈及留学对人生的改变,黄中阳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思维的转变”。他认为,当人长久地处在同一个环境中,思维是很难发生变化的。思维的变化和波动,来源于不同环境下的撞击。“当我们出去留学,需要独立生活、做各种决定、解决各种问题。我们会面临各种思维的撞击,也会更深度地了解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理念,获得思维和逻辑上的深度变革,这些都会帮助我们成长。”相较于国内升学,留学的费用更加昂贵,这是很多家庭考虑的问题。黄中阳则认为,留学实际上是非常“省钱”的。“但凡能去留学的孩子,家庭条件都不错。实际上,如果这个孩子在人生路上做错了一个决定,带来的伤害代价有可能比留学的费用昂贵十倍。如果留学这件事能够让孩子学会如何做一个正确的决定,单单这一点就是非常有价值的。通过留学,能够不断地寻找自我、收获成长,这是很好的事,当然前提是要选择好一些的院校。”2020年以来,海外疫情造成留学之路受阻,大部分院校采取了线上教学。针对“云留学”的现象,黄中阳认为,这一状态不是永恒的,不必过度担忧,这对孩子们来说也是一种很好的历练。“对研究生来说,影响可能更大一些,因为学制短,赶上了疫情,可能一两年的研究生课程都是在线完成的。但是对于本科、高中阶段来说,学习的跨度在三四年以上,随着疫情趋缓并结束,学生们一定能恢复正常的线下学习。”黄中阳认为,在“云留学”的情况下,不要只着眼于表面,纠结于投资回报比,而要更加注重本质。他表示,留学的本质是为了提升能力、感受不同的思维文化、具备双语甚至多语视野、在更广阔的平台上接触更多的人。“那么,但凡有百分之五十的比例能够满足这样的条件,留学就依然有它的价值。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希望家长和孩子能更投入地去感受这个过程。”04.疫情后的凤凰涅槃行业变革带来大洗牌全球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给留学生带来困扰的同时,也给留学机构的发展带来极大冲击。这种冲击可谓是毁灭性的。不少机构在疫情中不堪重负,面临倒闭。然而,黄中阳认为,从另一个角度看,疫情也带来了机遇。熬过这场大考,留学行业将如凤凰涅槃,浴火重生。首先,疫情造成了世界格局的改变,也为留学行业带来新风向和新思路。“比如说,多国联申的趋势出现,欧美申请中对于顶级院校的需求量会更多。新思路就是新的商机。这要求我们的适应性要更强,辨别方向要更快。”此外,疫情也倒逼着产品的变革、机构与个人能力的提升。“其实,疫情对很多企业来说是加速器,问题在于我们如何看待和应对,如何制定下一步的发展计划。”对于留学行业的未来发展,黄中阳抱着乐观的态度。他指出,行业的整体状况已经在恢复了。“从2020年10月开始,整个的留学数据是上升的。到2021年1月,向上的趋势更加明显。所以,未来必然是光明的。”与此同时,留学市场会更加细分,进入精细化的发展轨道。黄中阳指出,留学教育是永恒的存在。如今国内的留学教育,实际上与美国两百多年来的精英教育理念不谋而合。“我们现在做的这些服务,其实就是美国当地的精英家庭在追求的服务。留学在未来的受众会越来越窄,因为它本来就是一个私域的事情,并不是大众的。”新趋势的出现,对从业者提出了新的要求。行业的变革,带来了从业者的大洗牌,洗刷掉了很多无法适应的人。如今,留学机构的客户群体呈现高知化、年轻化趋势。“80后的家长越来越多。他们有的本身就是麻省理工学院等名校毕业的。这些家长对学校、专业的要求越来越苛刻,对于从业者的个人眼界、知识储备、综合能力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用早期的模板式申请、所谓的‘精细化申请’等套路,已经完全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所以,从业者面临着很大的挑战。”黄中阳说道。尽管行业在不断变化,但有些东西是永恒不变的。“比如说以学生为核心、关注每一位学生成长的理念,永远需要坚持。留学行业本身是一个服务行业,终究需要我们用心去做事情。在大风大浪中,我们要抓住机会。挺得住的话,自然能够在这个过程中升级。”在时代发展的风潮中,黄中阳带领着Special A特优生,始终与行业变革同频。在留学行业的大舞台上,他将继续前行,践行自己的使命:送更多孩子步入世界名校。致留学生的家长们:

我绝大多数的学生成绩都在中等和中上等。他们并不是全A生,但通过努力我们可以一起达到更高的层次。

能去留学的孩子,家庭条件相对都不错。实际上,如果这个孩子在人生路上做错了一个决定,带来的伤害代价有可能比留学的费用昂贵十倍。如果留学这件事能够让孩子学会如何做一个正确的决定,单单这一点就是非常有价值的。当然前提是要选择好一些的院校。

希望孩子们都能去到心中的梦校!愿疫情早日散去!如果你想预约黄中阳老师一对一沟通扫码添加特优生小助手有机会约到黄老师1V1咨询~

预约黄老师

1v1沟通

微信:SAnorman01

*市场推广